抖音上绿色香蕉

“还有,九殿下被皇上夺了皇子的身份,改姓姑苏,已经开拔奔赴祁北,从此,他就是姑苏恪了!”知道顾玉青心头挂念姑苏恪,吉祥一脸喜色说道。

“就刚才,奴婢听说,咱们侯爷得了您被沧澜细作刺伤的消息,原本率军凯旋大归,结果半路改了主意,直接朝沧澜杀去了,给您去报仇了!具体如何,奴婢知道的也不多,还是听外面的小內侍嘀咕了一嘴。”

顾玉青……

她不过才昏迷几日,怎么就跟过了几年似得,竟然发生这么些事!

在她身上,太后娘娘屈尊降贵亲力亲为,纵然素日太后一贯就偏宠她,可顾玉青还是感动不已,慧贵妃多年无子,突的怀孕,她岂能不跟着高兴,恪儿终究回到原处,成为他原本的姑苏恪,继承姑苏家的香火传承,她岂能不欢喜。

可一切情绪,终究还是被吉祥说出的最后一个消息掩盖。

父亲在辽东战场胶着数月,虽最终得胜,可数月的战争,再勇猛的士兵,此刻也是疲惫不堪。

更兼从辽东到沧澜,千里迢迢,一路奔袭过去,那些兵怎么熬得住。

且不说疲惫之态无力作战,单单父亲这样的举动,万一让那些将士生出怨怼之心,爆发兵变,如何是好。

再说,沧澜国强盛之态与我朝不相上下甚至更高一筹,军事更是威武,父亲怎么就这样冲动。

万一有个好歹……顾玉青不敢去想。

萧煜推开门的声音极是轻,故而吉祥的一番话,他一字不落落入耳中,原本听着吉祥在顾玉青面前念叨自己的好,他正还心头美滋滋,眼见因着提起顾臻沧澜一战,顾玉青面上泛起担忧焦虑之色,萧煜不由心头一紧,轻咳一声,提脚进去。

张颖清爽的初秋时光

他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顾玉青和吉祥,转头见是萧煜进来,吉祥忙将手中瓷碗搁置一旁小矮桌,起身行礼问安。

萧煜点头,示意她起身,几步走到方才吉祥落座的小绣墩,提了衣摆坐上去,端过吉祥搁置在小桌上的白瓷碗,瓷勺搅动汤汁,就着热气舀出一勺,“伤口疼吗?”

眼底的温柔,软的像是一潭春水。

顾玉青抿嘴摇头,面上依旧挂着对父亲的担心。

轻吹几口勺中小米鸡汤,送到顾玉青嘴边,萧煜温柔说道:“顾侯爷那里,你且踏踏实实,沧澜边境,可可不止顾侯爷一人之军,有十万精锐大军压境,顾侯爷岂会有事。”

十万大军……

张口喝下萧煜送到嘴边的鸡汤,顾玉青心头一震,满目惊诧:哪来的十万!

萧煜含笑,将方才董策之言细细告诉顾玉青,“……你放心,我已经让董策传信,心里写的很清楚,告诉顾侯爷,那率领狼群奔去战场的孩子,极有可能,就是你弟弟。”

顾玉青听着,不由心头澎湃,又是各地精锐,又是江湖高手,还有弟弟的狼群战队……这是要踏平沧澜的节奏啊!

再无担忧牵挂的事,顾玉青心头紧绷的弦一松,满目感激看向萧煜,若无萧煜,何来姑苏恪!

千言万语,不知如何说,只眼中泛着点点荧光,“你真好。”

细细的嗓音,柔柔的声音,三个字,像是含了花香的春风,一缕一缕,吹到萧煜心里最为柔软之处。

情动之时,不由探了身子,伸手去抚顾玉青如瀑的青丝,“小傻子,以后遇到这样的事,不许再冒险,你知不知道,我差点被你吓死!”

顾玉青知道,萧煜说的是当日她为他挡刀一事,抿嘴笑笑,“情不自禁。”

她身子尚且虚弱,说不得多少话,所有的意思,也只能集中在简单地几个字上,好在,心有灵犀,萧煜都懂。

体内热血,被顾玉青一个情不自禁燃起。

手指摩挲过顾玉青的面颊和发丝,萧煜道:“可以情不自禁,但是不许头脑一热。我身强力壮,那刀子戳在我身上和戳在你身上,能一样吗?再说,我身上,穿了天蚕甲。”

天蚕甲……顾玉青顿时……

这天好像无法继续聊下去了,再说,说出来的不是情话和甜蜜,是伤害啊~

萧煜语落,外面忽的传来一阵咕咕声,顾玉青不由偏头,“外面什么声音?”

“我养的鸡又跑出来了!”